第二百四十六、尾声(1/2)

笔趣阁手机端http://

李义河回来没多久,傅氏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看着年轻精神了不少,心情愉悦的同时开始张罗着大儿子和叶子淑的亲事。

而雍地,也正式宣布对大周出兵。

李学峰完婚后没几日,就跟着雍宁上了战场。

李义河也是打了多年仗的老人,不顾家里人的反对也去了大军,

如果是之前,李小冉肯定会反对雍宁对大周出兵,但如今雍地已经彻彻底底掌握在了雍宁手中,而大周三皇子又派人公然堵截父亲,这情势已是不战不行了。

幸好,雍宁之前就一直做着万全的准备,无论是粮草还是兵器,都充足的很,北地士兵勇悍,远不是大周能比的。

雍地兵强马壮,而大周官场从根子里就烂了,这场战争打了不到一年,就占领了大周大半的领土,甚至占领了大周皇城盛京。而大周皇族节节败退,老皇受到惊吓撒手而去,三皇子杀了其他皇子夺得皇位,而这个新皇却如丧家之犬,带着自己的妻儿逃过了齐阳河畔,将行宫设在齐地和大周边境的盐城。

雍军大军一路推进到齐阳河畔时已是深秋,大军暂时驻扎在河边等待船只渡河。

齐阳河是大周境内最宽最长的一条河流,水流湍急,若非行船的好手,不敢在齐阳河上行船。

过了齐阳河再有四百多里地就进入了齐地。

而这一年里,雍王爷由于郁结于心,又旧伤发作,终于离开了人世,雍宁成为了北地新一任的王。

他继位后宣布脱离大周,宣布雍地建国,国号大雍,长平府改为燕京,他为第一任雍皇,立李小冉为皇后,参与议政,念宝为太子。

而李小冉也生了第二个儿子念佳。佳家同音,以示雍宁无论何时何地都想着家,想着家里的亲人。

雍宁指挥手下赶造大船,又召集人沿岸边征集民夫和船夫。准备强攻过河。

消息传到燕京,李小冉看着大周的地图脸上阴沉了半晌,吩咐道:“准备马车,我要去找陛下。”

如今大周的领土都在雍宁的掌控之下,他还要过河,这是要与齐地对上吗?占了齐地之后呢,还有齐地之外的番辽?

李学坚听到消息在城门口拦住她,苦口婆心的劝她:“冉儿,这是男人的事情,陛下虽然委你参政,但是你要心里有数。如今,他可不只是雍地的世子爷了”他的话虽说出口,但李小冉明白他的意思,如今身份不同,雍地刚立国,虽然没有像大周皇室一样,后宫充盈着美女,但这以后,可是说不准的。

现在二人情浓,将来一旦雍宁有了新宠,她的一举一动都将成为别人攻讦她的借口。

如果是李义河在这,他就不会劝女儿这些话,对于女儿和女婿的感情,他虽然见的少,但他在女儿很小的时候就听女儿念叨过梦里生活的哥哥,自然对他信心十足。

“二哥,别担心,雍宁就是雍宁,小冉就是小冉。无论何时何地。”二世为人,李小冉对哥哥这点信心是有的。

退一万步讲,将来雍宁真的变心,她有儿子,有异能,有药王谷遍布大周、北地的势力,她也不惧。

她可没有古人那种嫁鸡随鸡,逆来顺受的思想。

她对雍宁的好,对雍宁的百依百顺,是建立在他们相爱的基础上。爱情一旦没了,亲情一旦淡了,那,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做的。

不过这些话她不会说给任何人。

但她知道,这个道理她明白,哥哥雍宁也明白。

这就是现代人和古人思想的不同。

李学坚明白她的意思,那就是雍宁和李小冉都不会变的。

他叹了口气,明知道妹妹不会听他的,他也是白费口舌。“路途这么远,还是我陪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