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凤阳郡主(1/2)

同西大运河作为国内主要的几条运河之一,水流平缓流域广阔,十分繁荣,但天色渐晚后也并无多少船只,只有一支船队灯火通明的行驶在水面上,打头和末尾均是两艘黑色大船,无多少多余装饰,只两侧伸出的青色炮筒表明这是两艘武力装备齐全战绩不菲的战船,中间拱卫着一艘雕梁画栋的大船,四周均被纱幔围起,彰显了船上人的尊贵身份。

大船二层最大的一个房间,一双青铜鹿宫灯架,四只木制落地灯架,将房内映照的如白昼一般,美人榻上一个小小的身影专心摆弄着手里的鲁班锁。

轻罗端了一盏羊乳轻手轻脚的走进去,瞧着那身影丝毫没有把注意力从手上移开,只得轻声唤道“姑娘,时候不早了,嬷嬷命奴婢瞧着姑娘饮了这羊奶就歇下,明儿早上可就到冀州了”

陆明懿这才把视线从鲁班锁上移开,随手把鲁班锁搁在旁边的小几上,接过轻罗端着的羊奶,温度刚好,凑到唇边一口气就喝进了一半。

轻罗瞧见自家姑娘这样喝,连忙劝说“姑娘快慢着喝,若呛着了嬷嬷非罚奴婢去扫一个月的院子不可。”

陆明懿又一口喝完了剩下的羊奶,把玉碗递回轻罗拿着的托盘上,稚气的嗓音豪迈的说道“有我在谁敢罚你?若是嬷嬷知晓了,你只管推到我身上来,左右嬷嬷是不舍的责怪我的”

这时外头流萤领着几个个小丫头,端着铜盆手巾青盐茶盏一干梳洗物件,扬声接话“姑娘最是心疼轻罗,可叹奴婢几个笨拙的,竟是快些都打发了才好。”

这话才落,方见人进来,指挥着小丫头们服侍梳洗,端盆的,捧帕的,拿托盘的,一溜站了一排,个个敛声屏气,只盯着手里的东西不敢乱看。

轻罗将手里端着的玉碗连托盘一并搁到另一边小几上,伸手扶陆明懿坐起身,边替陆明懿挽起一边的袖子,边说道“都是姑娘身边的丫头,你却这般拿我打趣,莫不是我哪得罪了你不成!”

流萤心里暗自撇了撇嘴,姑娘身边四个大丫鬟,都是太后娘娘亲自从内务府选的,秋光掌着妆饰摆件,画屏掌着衣物被帐,她负责贴身服侍,只轻罗,名义上负责姑娘的饮食,其实不过是把厨娘做好的吃食端上来讨个赏而已,倒好似是姑娘身边的第一得意人了!心里这样想,面上却不显,只笑着的嗔道“不过与你顽笑罢了,你倒当真了,咱们都是姑娘身边的丫头,我与你打趣也不过想着逗姑娘一乐”

轻罗将陆明懿两只袖子都挽起,又去褪那腕上的小玉镯,听见流萤的话,心里明白她口不对心,只是轻罗明白自己是太后娘娘亲自挑来给姑娘的,生死贵贱都由姑娘做主,哪怕现在姑娘年岁尚小,还有一个教引嬷嬷两个管房嬷嬷瞧着呢,若是吵将起来,怕得不了好,想着忍了算了,又到底意难平,就只低头服侍沉默不言。

流萤见她不搭话只干活,倒显得自己爱嚼舌根子,心里恨的不行,故意先一步伸手将抹手的珍珠膏拿在手里,待轻罗给陆明懿擦干了手,就凑上前将那珍珠膏挑了些许出来,轻柔的抹在陆明懿的手上,说道“奴婢今儿去瞧了吴嬷嬷赵嬷嬷,好像比前几日好多了,只还起不来床,奴婢去了,吴嬷嬷还特地嘱咐奴婢仔细服侍姑娘呢”

陆明懿冷眼旁观这两个大丫鬟暗自较劲,并不从中调和,因为她深知上位者驭下手段中最重要的是互相制衡,若丫鬟们都亲热抱成团,那她这个主子怕还要小心谨慎。

“嬷嬷们都好些了?若还是不爽利可别撑着,尽管拿了好药调理,明儿就到家了,可还不知那儿是个什么情形,你们也都警醒些,若错了规距丢了我的脸面,我可要罚你们都去扫院子,扫足足一年才行!”陆明懿也不提刚才的口角,只抓着两位教引嬷嬷的身体问了两句,满是稚嫩天真的脸故意板起做了严肃的样子,才似是而非的敲打几句。

这一番闲话毕,轻罗和流萤领着小丫头们收拾妥当了东西,拥着陆明懿转进了内室,眼瞧着早就侯着的画屏替陆明懿脱了外衣,抱到床上,掖了被角,又问了银熏球搁的位置如何被子温度如何,这才放下的床幔,一众人等恭敬行了礼,只留了两盏小羊角宫灯,一路放下重重帐幔,灭了灯盏,命小丫头在外间守夜,好一阵西西索索轻响,一切复又归于平静,只有轻轻的水浪拍打船身的声音。

昏黄的灯光中,重重纱幔后,陆明懿又睁开了眼睛,这如果是一场梦,未免也太久,太真实了。

她原本只是22世纪古文学博物馆的一名书画文物修补师,醉心于水墨丹青,一次晚上通宵修补一副很有些年头的古画,正在点最后一笔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失去了知觉,再醒来居然穿越了时间,到了这个她压根就没听说过的朝代,成了一个才两岁半的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