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宁国公府(1/2)

卫嬷嬷见陆明懿坐起了身,就起身站到一边,由吴嬷嬷上前服侍洗漱,瞧了瞧画屏捧着的衣服,皱了皱眉。“怎的这般素净,懿姐儿今儿可是要拜见祖母父亲的,去换了喜庆的来”

卫嬷嬷见陆明懿坐起了身,就起身站到一边,由吴嬷嬷上前服侍洗漱,瞧了瞧画屏捧着的衣服,皱了皱眉。“怎的这般素净,郡主今儿可是要拜见祖母父亲的,去换了喜庆的来”

“原是我不喜欢穿那些红啊绿的,天儿热的很,再穿那些,我可受不住。”用柳枝沾了青盐漱口,再洗了脸,陆明懿总算清醒了,掀了被子,由流萤穿好了鞋,扶着下床,站到衣架前伸展了双手。

“嬷嬷知道郡主爱素净,只是今天要拜见老太太老太爷的,还是穿喜庆些好,咱们虽不指望他们疼爱,到底要看驸马爷的面儿”卫嬷嬷叹了一口气说道,心里想着到底长公主去了这些年了,府里的情况也不知如何,原先长公主在时,那老宁国公夫人就不大喜欢长公主,不过是畏惧长公主的身份维持着面上的好看,就这还给驸马添了个妾,现下长公主去了,听说驸马身边又多了一妾,也不知道驸马爷心里对这个多年不见的女儿有多少疼爱。

“这么热的天,就是瞧着都热,亏的他们倒喜欢。”陆明懿撇撇嘴,发了两句牢骚,却没再说别的,由着画屏另取了一件月白色柳绿镶边广袖上衣配洋红绣百花闹春长裙,穿上竟显出几分气势。

卫嬷嬷一手奶大了颖阳长公主,又瞧着陆明懿长大,颖阳长公主的逝世卫嬷嬷几乎要随了去,好歹念着陆明懿才撑了下来,早把陆明懿看的比自己还重。

“郡主这样穿才好看呢,颇有几分长公主当年的气势,真真是好看极了。”看陆明懿一脸的不满意,心里虽心疼,却还是忍下了,只耐着心扶陆明懿坐在妆台前,接过秋光手里的玉梳,边轻轻的梳理着陆明懿的头发,边哄道。

“嬷嬷尽哄我,我如今还小呢,如何跟娘比,娘当年定比我好看许多,不然如何把我生的如此美貌呢。”陆明懿听见这话就知道卫嬷嬷定是又想起了颖阳长公主,说实话,她穿来的时候就已经在皇宫里了,对颖阳长公主那颗真算得上是连面都没见过了,只是现在却少不得拿颖阳长公主来撒娇卖萌了。

“真是个不害臊的小丫头,才几岁就知道美貌了。”卫嬷嬷心疼陆明懿,但也还想着颖阳长公主,刚才的确想起了颖阳长公主,只是还没来得及伤感就被陆明懿这话逗笑了,颖阳长公主去世时陆明懿太小了,卫嬷嬷想着要多多在陆明懿耳边提起颖阳长公主,好让她记着自己的生母,平时在陆明懿便没太多顾忌。

陆明懿一听这话,无语的撇撇嘴,刚才明明是你在夸我好看的,这下又说我不懂,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穿着银红错金撒花袍的小男孩疾步闯了进来,看他容貌与陆明懿竟有九分相似,却是陆明懿的双胎兄长陆承瑜,他兴冲冲的闯进来,正见陆明懿坐在妆台前,头上半挽着单螺髻,别了一朵芍药宫花,正在插戴固定的小东珠珠花,一时竟看住了。

“竟想不到阿姣这般好看,果然是随了我的,以后可不能再让阿姣见别人了。”陆承瑜喃喃说道。

陆明懿听见这话,只觉得满头黑线,这贾宝玉的语气还有陈阿娇的称呼,陆明懿真心觉得自己接受不能啊。

“瑜哥儿又胡说,如何是随了你的,是随了长公主才是,你若不让姣姣见别人,可要怎么办才好呢?”吴嬷嬷听见这话,立时笑了起来,忍不住打趣道。

“又有何难,待我长大了,也不让阿姣出门子,只留在我身边,我养着她,让她只独独做我一个人的妹妹!”陆承瑜毫不为难的认真说道。

陆承瑜长在宫里三年,虽也有和皇子王孙们一处玩耍,到底是生活在宫女太监们的阴柔环境里,养成了一副怜香惜玉又任性妄为的性子,偏又想着要做大将军,又被几本话本子引出了霸道的熊孩子性格。

“哼,叫你少看些话本子,如今连出门子都知道了,等我告诉外祖母,没收你的那些书!”陆明懿几乎是磨着牙把这句话挤出来,叫阿姣就算了还真像金屋藏娇啊,一个娘胎同时出生的亲兄妹好不好!

“你敢,我可是你哥哥,你这是,这是以下犯上!”陆承瑜一听这话就急了。

“什么哥哥,说不定是记错了,也说不定我是姐姐我让着你的呢。”陆明懿轻轻哼了一声,跟熊孩子吵架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唉。

“你你你!我要叫柳嬷嬷告诉外祖母去!”陆承瑜你了半天找不到反驳的词,气的大喊着要去告状跑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