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王老太太(中秋(1/2)

这边陆明懿出了日恒月升,与柳嬷嬷仔细嘱咐了好生照顾哥儿,再和陆承瑜一番话别,才领着嬷嬷丫头往藏鸦苑走。

藏鸦苑,虽离老太太住的日恒月升较远,却是府内最大的院子了,因临着绿藕湖夏天倒真是一个纳凉的好住处,苑内引了绿藕湖的水穿过,种了几棵柳树,微风拂过杨柳依依微波浅浅,因合了杨柳正藏鸦一句,所以叫藏鸦苑。

陆明懿回到院子时,赵嬷嬷早已带着丫头婆子们将一干行礼收拾妥当了

进了院门,陆明懿冷着脸,也不管其他,径直走进内室,坐在妆台前,自己伸手取下头上的一只珠花。

流萤知晓陆明懿这样生气的原因,也不敢多说,朝秋光使了个眼色就自己出去往院子里使了个小丫头去打水。

秋光看了一眼卫嬷嬷,进王老太太院子服侍的只有流萤和卫嬷嬷,现在陆明懿这样明显冷着脸回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得上前越发小心的帮忙拆着陆明懿头上的首饰,一句话也不敢说。

卫嬷嬷跟着进屋,看见秋光的目光心里一叹,今日之事的确是自己逾越了,可若是要她忍,却是万万做不到的,她不可能对王老太太对颖阳长公主做的事不在意。

“今日之事,是嬷嬷逾越了,只是郡主实不知王老太太和你娘之间的事,她对郡主绝不可能慈爱的,今天咱们走偏门进府,就是第一个下马威。”卫嬷嬷上前朝秋光使了个眼色,亲自为陆明懿散了头发,几下编了个大辫子,用丝带束了,语气温和的说道。

“便是如此,嬷嬷也不该自作主张,否则却是将我放在何处呢?”陆明懿丝毫没有软化,心里只想着,今日她能自做主张执国礼得罪了老太太,明日却不知能做出什么事来,到底卫嬷嬷不是一般的嬷嬷,宫里出身就是比别人多了几分底气。

“郡主说的是,是嬷嬷欠考虑了,日后定当先禀明郡主再行事。”卫嬷嬷低声下气的认错,子那里却不以为意,想着郡主不过一个六岁的孩子,心里能有什么主意,今日不过是被驳了面子不爽快,想要耍耍性子也是有的,自己到底是郡主亲娘身边的嬷嬷,若不是公主去的早,郡主还不是要事事听她的。

“嬷嬷知晓就好,我虽年幼,但也是得太后外祖母教导的,身边断断容不下奴大欺主的事儿!”陆明懿只听这几句话就知道卫嬷嬷压根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便下了狠心重重说了一句,心里想着卫嬷嬷到底不像吴嬷嬷是自己的乳母,一心为着自己,现在说了这句狠话,只盼卫嬷嬷以后能够收敛一二。

卫嬷嬷听见奴大欺主四个字,心里一颤,想着郡主年纪虽小,倒真有几分太后娘娘的气势,以后却不能再拿郡主囊小孩看待了。

“好了,我也知嬷嬷心里是想着我的,早上起的早,现在可困的不行,我略歪歪,嬷嬷给我讲讲祖母的事吧。”陆明懿也知道这卫嬷嬷是便宜娘身边的嬷嬷,经年的老人了,自己也不是个宅斗高手,以后少不得还要她帮助,也不好太过纠结这事,所以也就放缓了声音,边说站起身往一边的榻上躺着。

卫嬷嬷这才回过神,跟到榻边的锦墩上坐了,拿着柄团扇轻轻给陆明懿扇风,一边细细的说着王老太太的事。

原来这宁国公府的老太太乃是江州王氏二房长女,在家时就是个受宠的,养成一幅骄纵的性子,一生顺遂,直到嫁了宁国公,头两年都未曾有孕,宁国公就抬了一房小妾,哪知道那小妾进门才一个月就怀了,这下府里就开始传王氏不能生的流言。

事事如意的王氏如何能忍,在那小妾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找了个宁国公不在府里的时机,一碗药硬把孩子给打了,只把当时的宁国公夫人气个半死,逼着还是大老爷的儿子休妻,可江州王氏乃是名门望族,怎么能让自家的姑奶奶被休弃回来,又是赔礼又是施压,把这件事压了下去,只是从此夫妻间也再无情分可言了,只把那小妾抬了姨娘千般万般的宠着。

不多时这头王氏怀了孕,那边姨娘也马上怀了,可惜王氏生了个女儿那姨娘也生了个女儿,那时的大老爷亲自给姨娘生的女儿取了知若的名字,即从排行又从了草字头,分明当嫡女看待,直把王氏气的直骂贱人,骂完了又只能暗自垂泪,自己给女儿取了知薇二字。

再后来王氏生下长子、三子和四子,姨娘生下二子和幼子,便面上看来还像是王氏略胜,不过宁国公却再对王氏无好脸色,对王氏的三个儿子也无好脸色,只把姨娘的两个儿子带在身边仔细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