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嫡亲兄长(1/2)

“父亲说的是,都是宁国公府的子嗣,儿子这就吩咐下去,以后府里子嗣,一律按正经排行称呼。”大老爷淡淡的说道,其实他对于自己母亲这般纠结嫡庶心里是理解的,谁让早些年老宁国公宠妾灭妻太过,便是他这个嫡子,在二弟五弟面前都是抬不起头的,虽说后来情况变化,可那段时间,在母亲心里留下太深的痕迹了。

只不过现在大老爷想着自己左右都是宁国公府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给庶出的几分脸面也无妨,反正以后都是要给宁国公府铺路的。

老宁国公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也就不再多说,这个儿子从小就不得他宠爱,长大后更让人看着不喜,是不是流露出的神色,多是对他这个父亲的嘲讽,要不是碍着王氏和嫡长子继承,老宁国公是一点也不想把自己的爵位给这个不贴心的儿子的,以至于到了今日,老宁国公还没有请立世子。

“明懿,原先你一直养在宫里,与家里姐妹也不亲近,如今回来了,可要多走动,明妗明婧嘉儿秀儿几个都是好的,过几日也一同到学里去上学。”老宁国公看到还站着的陆明懿,连忙换了温和的语气笑着说道。

“祖父说的是,原在宫里也是要上学的,只是我懒怠,学的不算好,只认的几个字罢了,还要叫各位姐妹教我呢。”陆明懿松了一口气,笑着答应,这般的尴尬,她还真是头一回。

“早上你父亲兄长们都不在,现你父亲回来了,兄长们因年岁大了,另有宴席,你只拜见你父亲即可。”王老太太冷笑,明妗是大儿媳慧安郡主的亲女,必定是要提的,其他什么明婧嘉儿秀儿,都是那西府的丫头,想着交好了郡主以后就能得什么好处?简直做梦!

“是。”陆明懿答应着,转身在丫头们放在三老爷案前的软垫上跪下,恭敬行了跪拜礼。口中说道“女儿拜见父亲。”

“起来吧,回来以后要孝顺祖父祖母,友爱姐妹,勤于德言容功,目前课业学到哪了?”三老爷陆秉礼看到这个女儿就想起嫡妻颖阳公主,虽然身份高贵,却并不骄娇,也没什么架子,温婉柔顺,可堪贤妻典范,可惜去世得早,只留下幼儿稚女,这般想着,看女儿的神色越发温柔。

“回父亲的话,目前只学了千字文论语,诗经只学到了雅。”陆明懿想着回来前太后外祖母一直念叨着,自己这个父亲目下无尘,最是清高古板的人物,虽有真才实学,却是个不通庶务的性子。

“恩,不错,不过你身为女子,还是多看看女戒女则之类的书籍才好。”看陆明懿灵动的双眼,心里暗叹,这双眼倒和她娘一点也不像,颖阳每次看他的时候,眼里都是温柔顺从,却不曾有这么灵巧的时候。

“女儿谨遵父亲教导。”陆明懿垂手屈膝,太后外祖母说的果然不错,这便宜父亲就是个刻板的老学究,虽然是古代,可从前朝起民风就挺开放的,本朝更是崇尚贵女本色,弓马骑射,琴棋书画,凡是上京的大家贵女基本是都会些的,什么女子无才就是德的思想,那都是老老老黄历了。

“起来吧,以往在宫里为父对你不曾教导,如今回到家里,再不可懒怠,平素上学需用心学习。”看着垂手行礼的小女儿陆秉礼叹了口气,到底还小呢,生母早逝想必也是经受了不少,又是个女儿,慢慢来罢。

“是,女儿谨遵父亲教导。”陆明懿顺从的答应。

这番话完,王老太太下令开宴,外头便有厨房的婆子领着丫头来上菜,先有厨房的丫头拿铺了碳的食盒送到院门口,再有几个二等丫头去了外头铺了碳的食盒,留着里头装着饭食碟子的食盒送到厅门口,再由一等丫头捧到厅里案上。

陆明懿看着一道道菜奉上又撤下,心里不禁感叹国公府的豪奢,在宫中,除了和皇帝舅舅皇后舅母一道用餐,平时和太后外祖母两个人时,不过九道菜品,如今这接风宴,竟有十数道菜之多,其中还不乏有炙小豚,清酿鱼唇等做工用料繁复的菜色。

一时饭毕,用过了茶,老宁国公自回了西府,王老太太也挥挥手命散了。

陆明懿惦记着亲哥哥还没见过,就命吴嬷嬷前去传话,自己和流萤寻了往藏鸦苑的路上必经的亭子等着。

没一会,吴嬷嬷就执灯亲自引了一名少年过来。

待走的近了,才看见是一穿着宝蓝色绣祥云百蝠图样衣裳的少年,头发束在头顶,还未戴冠,只以缀了明珠的发带束住。

临到这时,陆明懿才觉出尴尬的意思,上前盈盈一拜,却又不知说些什么。

“姣姣,几年不见,你长高了不少,可是与哥哥生分了?”陆承璟见这小小女孩只一拜,却又不说话了,心里万般复杂,想当初母亲生下弟妹时就已经不好,父亲兄长忙着服侍母亲,这一双弟妹只有他常去照看,还陪着玩耍。

母亲去时弟妹还小,懵懂稚儿看着母亲的棺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也是他一手搂着一个安抚,后来太后娘娘接了去,竟是几年不曾见了,与幼时的印象相差甚远。

“哥哥……”陆明懿抬起头来看着着小小少年,不知怎么竟心头一酸,眼里立时流出眼泪来,前世她没有哥哥,只有继母生的弟弟和妹妹,和她也不亲近,却想不到重生一回,竟然多了三个哥哥。

“姣姣莫哭,哥哥在呢。”陆承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把妹妹惹哭了,连忙捏了袖子去给妹妹擦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