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闺中女学(1/2)

待过了两日,老太太送了一套上好青玉的文房四宝来,陆明懿便知这是要自己上学去了,叹过悠闲日子这么快就结束了,就急急命人准备起上学要吃的点心,陆明懿对于自己的课业还是很有信心的。

原来在宫里的时候,和公主们上的宫里的女学,师资力量不用说,小哥哥陆承瑜热爱武学,对于这些要用笔的东西向来不耐烦,每每耍赖托陆明懿捉刀,所幸陆明懿前世干的就是古书画研究修补,对于模仿很有一手,模仿陆承瑜的狗爬字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头痛能帮一时帮不了一世,现在回了冀州,陆承瑜想找陆明懿帮忙代写功课也不方便了,陆明懿心情大好,便着力研究起吃食,写了几张点心方子,如果不是吴嬷嬷红了眼圈的拦,陆明懿定要亲自动手做做看的,现在也只能坐在房间里等做好了品尝。

次日一大早,陆明懿早早就被唤起来了,穿衣梳洗,被一群丫头婆子们拥到宁国公府姑娘们上学的雅馨楼,进了门被扑面馨香一熏,才彻底清醒了。

一楼厅里摆着数张桌椅,除了陆明娴陆明嫄以外还有几个小女孩,或三两相聚说笑,或端坐椅子上瞧着自己手里的书,见陆明懿进来,都投过来各种意味不明的目光。

陆明懿一眼瞧见第一排正中间一套空着的紫檀木雕着海棠花的桌椅,明显是给自己准备的,心想,好么,还是个太子座。

“姣姣,你来啦,现在还早呢,你第一天上学,无需怕的,何先生很是温柔的。”陆贞原本一个人坐着翻看手里的鹅书,看见陆明懿进来,连忙站起来迎上去。

“贞姐姐,我才不怕上学呢,只是起的也太早了,我困的紧。”陆明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可真真是个小懒虫,来瞧瞧,我特特给你准备了蜂蜜核桃糖,补脑又甜呢。”陆贞看陆明懿打了个哈欠,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连忙从荷包里摸了糖出来,塞了一块到陆明懿嘴里。

流萤看着,伸手要拦,却被吴嬷嬷一个眼色止住了,明显姑娘是想和贞姐儿交好的,这样一拦,岂不是让人觉得姑娘防备着贞姐儿,再说,这明目张胆的,贞姐儿敢对姑娘做什么?

“哟,可真是好一出姐妹情深呢,就是不知道将来新伯娘入府了,贞姐儿还敢这么姐妹情深么。”陆明嫄看见这一幕,只觉得刺眼,脱口而出道。

“十三妹妹说的是呢,只怕到时候贞姐儿躲都来不及。”说话的这个是四房的庶女陆禾,平时只跟在陆明嫄身后奉承。

“嫄儿别胡说,姣姣到时候定会护着贞儿的,毕竟,是郡主呢。”陆明娴看似温柔的嗔怪,只是语气怎么听怎么怪。

都是嫡女,姐姐陆明妩因为是长女,不仅得父亲欢心还得母亲看重许了好人家,妹妹陆明嫄,明明就是蠢货,却被母亲称赞娇俏可爱。

只有她陆明娴,爹不疼娘不爱,说起来就只有温柔两个字,谁要温柔啊!她也想像姐姐一样被父亲疼爱,想像妹妹一样被母亲娇纵,可她能吗,她如果不温柔,谁还记得她这个宁国公府的十二姑娘?!

“郡主又怎么了,到时候一个孝字就压死她,哼,等继母进了门,看她还能得了什么好。”陆明嫄听见陆明娴的话,怒火更胜,冷笑着说道。

这可真是好一场乱哄哄,陆明懿叹了口气,这个陆明嫄,尖锐骄纵,陆明娴笑里藏刀,看着温柔,倒是好会挑拨,都不过是几岁的小女孩,没想到这么早熟,放在前世,这个年纪的小女孩都还在小学一年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

“二位姐姐的意思是说,新夫人进门会对我不好吗,那我可要去求祖母,别给我找这么个新夫人了。”陆明懿一脸天真娇气,说着转身就要走。

这一个动作,让三个女孩几乎同时白了脸。

“站住!你给我站住!”陆明嫄尖叫,涨红了脸。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去找祖母,如果祖母知道了,肯定要训斥她的。

陆明嫄虽然娇纵任性却不傻,早就在母亲薛氏那里知道了即将进门的新三伯母是祖母的娘家表侄女,可是得祖母欢心的,她要是敢说新三伯母的坏话,还被陆明懿告了状,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可是要让她向陆明懿低头,却是绝对做不到的,一时只能僵硬在原地。

陆明娴看着,心里嫌恶这样的蠢货居然是她妹妹,却又不得不出言帮忙,不然等回去母亲知晓了,定有好一顿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