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陆贞来访(1/2)

次日,陆明懿往王老太太处请过安,得了一堆夸奖和赏赐,刚回了藏鸦?32??,一盏茶未尽,就听见小丫头来禀,说十二姑娘来了。

“姣姣,你回来啦。”陆贞笑着进门,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屋里,心想,果然嫡女就是不一样,何况还是个郡主,早前公主嫡母还在时,她屋里和这屋里还算差不多,后来公主嫡母不在了,王老太太重嫡庶,爹爹又不管后院的事,她和姨娘的日子就越发的不好过了。

陆明懿听见这个称呼,心里奇怪,如果没记错的话,陆贞是庶女,怎么感觉好似和自己很亲密的样子,昨晚上那接风宴的闹腾,陆明懿还以为府里嫡庶规矩很严。

“三年不见,姣姣是不是把贞姐姐都忘了?亏我还巴巴的把姨娘给你做的衣裳都送来呢。”陆贞见陆明懿不答话,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不过马上调整过来,笑嗔道。

“不过是时间久了,一时认不出来呢,贞姐姐可比以前漂亮多啦,快过来坐。”陆明懿看着眼前这个笑起来两个酒窝的女孩,心里生出熟悉信赖的感觉,想来以前陆明懿对这个贞姐姐应该是亲密的,遂偏了偏头一副爱娇的表情说道。

“姣姣还和从前一样调皮,不过长高了不少呢。”陆贞听陆明懿语气和小时候一样亲热,还有打趣的话,松了一口气,上前坐了。

来之前姨娘反复交代要和陆明懿拉近关系,以后新夫人进门,还不知道好不好相与,老爷是个不管事的,哥哥还小指望不上,只有这个郡主嫡女,新夫人不管如何,定是不敢碰的,只要和陆明懿交好,以后新夫人对她们说不得也要掂量掂量。

“唉,高了我也高兴,就是胖了些,哪像贞姐姐这样窈窕纤细。”陆明懿故意叹了口气,做了一副忧愁的样子,在宫里向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撒娇惯了,练出一手卖萌的好本事。

“又胡说,哪就胖了,你还小呢,这样正正好。你一去三年,姨娘也不知道你身量,估摸着做了几件衣裳,你且瞧瞧,哪不喜欢了,我再让姨娘改改。”陆贞说着,身边的婢女金环连忙上前把手里的托盘放到桌上,轻轻掀起上头搭着的一块石青色包布。

那托盘上叠着几件齐胸襦裙,都用了上好的会州落珠纱,这种纱做的裙子看着不显,如其他纱无二,但在阳光下风一吹,就如珍珠滚落,会显露出点点珠光,不过这纱极难保存,过一年半载,就会如明珠蒙尘,再无特别了。

“这是落珠纱?我在上京时也得过这种纱,可惜做了裙子穿了几次就不鲜亮了。”陆明懿伸手摸了摸裙子,心想这红姨娘可真是下血本了,用这纱做的几套裙子,没有几百两银子是不成的,这样贵重的见面礼,也不知想求什么。

“正是落珠纱,姨娘费了大工夫才得的,听说姣姣要回来,急急就做了这三套裙子,一样浅粉色,一样嫩黄色,一样天蓝色,我也有两套,一样水青色,一样碧绿色,只我的姨娘还没做完呢,过两日,咱们一块穿这裙子,如何?”陆贞按红姨娘交代的细细解释着,心里却有些忐忑,国公府的姑娘,哪怕庶出的也是有些眼界的,自然知道这落珠纱的贵重,可是自己所求的不过是一份庇护,应也不算为难。

“姨娘可真是,这样的好东西留着给贞姐姐就是了,给我做什么?”一块穿?难道只是单纯的要交好拉近关系?那可抵不过这几件裙子的价值,陆明懿不解其中的意思。

陆贞沉默了,若按红姨娘交代的,此时她应该向陆明懿讲以前小时候嫡母对她们姐妹一般无二教养的往事,多说些她和陆明懿以前亲热的趣事,可她却不太想这么说。

陆贞和陆明懿相差不过一岁半,算得上一起长大的,小时候嫡母把嫡女庶女不看重,她和陆明懿一同玩闹,可算的上是情谊深厚,哪怕后来嫡母去世,她的生活一落千丈,她也不曾想过要对陆明懿使手段的。

只不过生活的落差让红姨娘改变了,她渴望着要重新回到以前的日子,渴望着自己的子女想以前一样和嫡子女一样,后来她知道王老太太的表侄女要进门做新夫人,她更害怕新夫人像王老太太一样,看重嫡庶。

“也不是光给你的,我也有的,以前我们不也是经常穿一样的么。”陆贞觉得这断断几个字说的无比艰难,后面的话,却是说不出了。

陆明懿觉得陆贞应该是还有话说的,只是看她的样子,好像很难开口,就站起身,招呼流萤把托盘里的衣服展开看看,想给陆贞思考的时间。

陆贞看流萤和另一个小丫头把那身浅粉色的齐胸襦裙展开,讨论配一条豆绿的丝绦好看还是配一条亮紫的,想起小时候她和陆明懿闹着让嫡母身边的丫头教打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