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叁。宴前(1/2)

不管西府这边是怎么样上下一心的谋算,东府这边王老太太怎样气的够呛,四季宴的日子却是越来越近,眼瞧着就到了四季宴的前两天。

这天王老太太命人把早早定做好的衣裳首饰都分了下去,陆贞领着丫头带着自己那份,和姨娘做好的裙子,就到了陆明懿的藏鸦苑。

才进门就瞧见吴嬷嬷卫嬷嬷正陪着陆明懿在选衣裳首饰,正厅里站的满满当当,廊下也站的满满的,几个小丫头捧着托盘,四个大丫头把托盘里的衣服一件件展开,吴嬷嬷卫嬷嬷在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这是件什么料子做的什么衣服,绣了什么缀了什么纹,配着哪件首饰才好看。

陆明懿坐在上头瞧着,满脸的不耐烦,一会就玩玩身上佩的玉佩,一会又拿起桌上的果子摆弄两下,被两个嬷嬷问急才摇摇头。

吴嬷嬷卫嬷嬷见陆明懿摇了头,连忙喊下一件,四个丫头三两下把衣裳卷了丢回托盘,又展开另一件。

陆贞看的几乎愣住,这样如流水的衣裳首饰,任由着陆明懿挑拣,如此豪奢!

“这才是真正的千金贵女啊......”陆贞身边跟着的丫头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喃喃感叹道。

陆贞听了这句才回过神来,可不是千金贵女么,哪像她,说是豪门出身,不过是一个庶女,平日里不过那四季衣裳几套首饰翻来覆去的穿戴。

可是在小时候,在她还只有几岁大的时候,她也是体会过这样的场景的,那时候她也和陆明懿一样,高高的坐在上首,由嫡母搂着,看下面丫头们一件件衣裳首饰,一样样珍宝玩具,如流水一样送上,喜欢的点个头就能拿到手里,不喜欢的要么摇了头送下去,要么当场就赏了给丫头。

可后来嫡母去世了,她分了院子独住,底下的丫头仆妇一天天的难打发起来,冷嘲热讽的话不知听了多少,姨娘见天来哭诉,回回都要从她这拿些东西走,没了好东西赏下去,想要个热水吃个夜宵都要看人脸色,有弟弟的好处她没得着,坏处倒瞧见不少。

陆贞心里泛起浅浅的酸苦,若不是没投了个好胎,没有个好出身,若不是运道太差,嫡母去的早姨娘又不抵用,她何至于此!

“十二姑娘来了!给十二姑娘见礼了。”屋里忙乱着,三等的小丫头黄鸟*正从外头进来,恰好瞧见这主仆几人直愣愣的站在门口,心里奇怪,笑着上前行礼。

“恩,恩,我来瞧瞧姣姣,正好姨娘作的裙子得了,我就一道拿了过来。”陆贞被这声请安一惊,心里的酸苦顿时散了,随便应答了,才接着往里走去。

拎着裙子上了台阶,就听见里头吴嬷嬷好声好气的耐心劝说定要选一件出来。

“什么样的衣裳不好穿,非要穿这,哪里穿的动。”陆明懿头痛的说。

“我瞧瞧是什么样的衣裳,竟让我们姣姣穿不动。”陆贞刚到门口就听见这句,忍不住笑着扬声说着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