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叁。宴前(2/2)

“贞姐姐来了!你且来瞧瞧,这样的衣裳,如何穿的动?!”陆明懿瞧见陆贞进门,连忙上前几步,拉住陆贞的手,无奈的说道。

陆贞仔细往丫头们展开的裙子瞧去,只见那是一件火红色流云百福的拖地长裙,后头有长长的拖尾,用金丝银线绣出纹样还点缀着明珠,更搭配着一条姜黄色的拢烟披帛。

果真是富丽堂皇,绣工精湛,陆贞心里暗自为这样的华美的衣裳感叹。

卫嬷嬷一瞧陆贞那赞叹的样子,心里不屑,小时候也是养在公主身边的,什么样的好东西没有见过,现在不过一件衣服就这样赞叹,果真是庶女出身,再抬举也没用。

陆明懿没注意卫嬷嬷的神情,看了多年别人脸色的陆贞,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脸上的笑容不由得一滞,对于姨娘个这个嬷嬷的事情,陆贞知道的不算多也不算少,知道卫嬷嬷不待见姨娘,陆贞是知道的,现在又见卫嬷嬷一副不屑的神色,陆贞心里不舒服,却不得不装作没看见。

“这样好看的衣裳,姣姣穿上定是好看的紧,如何却说穿不动?”陆贞顺着陆明懿的拉扯坐到了上头,不解的问道。

“好看是好看,可你瞧瞧这金丝银线,又是绣花又是缀珠的,光瞧着就觉得分量不轻,这穿上了,可真的是只能莲步轻移了,想重移还怕移不动呢。”陆明懿夸张的抱怨,故意不看吴嬷嬷一脸无奈。

这古代人就是实诚啊,这衣服做的可真是一点折扣都不打的,光这衣服怕就有几斤重,这还没算上首饰,要是一身都穿戴起来,这六岁的小身板,怕是要直接压垮了,想到自己被一身衣服首饰压倒在地的场景,陆明懿打了个冷战。

“郡主,这可是咱们第一次在冀州露脸,怎么的也得好生打扮打扮,这样的大衣裳穿起来是辛苦了些,可这才显的出咱们郡主的身份规矩。”卫嬷嬷手里拿着那条配好的姜黄色披帛苦心劝说。

郡主虽说身份高,可到底公主不在了,太后又远在上京,规矩身份上如果不拿捏着点,怎么让这冀州的本地贵族高看一眼?

“卫嬷嬷说的是啊,姑娘,咱们初初到冀州,要想立的起来,自己首先就得摆出个态度来才行,这一套衣裳也就开头穿穿,嬷嬷另外再准备两身,到时再换了轻省的就是了。”这回吴嬷嬷也是赞同卫嬷嬷的意思的,方才选了那老半天,不是嫌粉色太幼稚就是嫌紫色太老成,好容易这红色的合适,又非说穿不动。

陆贞看两个嬷嬷你一句我一句的劝说,陆明懿一脸的痛苦,好容易才把笑意憋回去。

“我觉着吴嬷嬷这个主意不错,不就是开头穿一会子,这样好看的衣裳,咱们姣姣穿了才正合适。”陆贞也不好说些别的,只能附和着吴嬷嬷的意思劝两句,心里到真心觉着做郡主也不容易。

“这哪是去玩呀,分明是个体力活!”陆明懿见几人都在劝,也不好再执着的反对,嘟囔的说了一句,心里开始脑补到时候自己一步三晃重心不稳的场景了。

陆贞再忍不住笑了起来,吴嬷嬷松了一口气,叠声吩咐快把衣裳拿去熏上香,再把其他的衣裳拿进来挑,一时间屋子里又热闹起来,只有卫嬷嬷站在一边冷眼看着,心里对于陆贞一句话就劝动了陆明懿十分不舒服,又想起了那个背叛了公主的红袖姨娘。

这边正热闹呢,就听见外头有小丫头来通报说老太爷命人赏了糕点下来。